追忆QQ, 一个陪伴我青春的时代

小学有一段时间被我妈咪监督,放学被迫去里我妈上班的衣裳店,店里的一个老板朋友兼裁缝跟我聊得挺Hi,于是他某一天提议帮我申请了一个QQ。

当时我不是很明白QQ是什么玩意,只是给了一张有账号、密码、密保问题的纸,没怎么理会,就把纸放到家里黑色的柜子里面。

后来也不知道哪里听到里一个小道消息,家里附近的一个徐其修凉茶铺竟然挂羊头卖狗肉,里面是黑网吧,wocao,里面有三台笨重白色豆腐机,也在当时同级开始流传着QQ号,纷纷加对方的QQ,想起了之前申请的QQ,后来打听到在那上网三元一小时,第一次进去黑网吧泡了一个小时网,就在那时登上了我那QQ。

三块钱毕竟对我这种小学生来说是巨额,去了一次就没钱了。

正所谓 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 ,当时学校里墙裂打击学生买零食的行为,我班上的一个女同学不知道什么原因,有一天开始不喝学校的饮水机的水,买水又怕老师碰见,给了我三块五叫我帮她下楼买一瓶怡宝,然后剩下的钱都给我,后来很长时间如此,买东西都叫我帮她买,每次大约都能获得两至三块的报酬。

多亏了我班上了那个女同学,给予了我劳动的机会,使我有进黑网吧的资本。

既然有闲钱了,晚上做完作业后,我就骗我妈咪说去同学家玩耍,我妈咪哪里知道,我其实是去黑网吧上网去了,不然早就打屎我。( 手 动 滑 稽 )!

因为钱不够多,又怕太晚回去,每次去网吧我都是上半个小时,每次去网吧我都是上QQ,玩QQ飞车,有时候网吧老板还忘记下机时间,多让我泡多十几分钟,没收我超时钱。

过了很久,凉茶铺关了,可能是被查封了。

刚上了初中后,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找我,说是叫我帮她的一个朋友申请QQ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我的,被领到了一个两毛一分钟的电话亭里面,没错!!!!也是黑网吧,两元一小时,机子不再是豆腐机,而且还能自动到时下机。

自凉茶铺销声匿迹后,电话亭成了下一个黑网吧,初中大约有一年社交都再那里过的,。

在网吧不打游戏是不可能的,当然玩的是我最喜欢的游戏 – QQ飞车,有一次网吧里的一个年轻人跟我飞车PK玩不过我,输了刷流氓式说要盗取我的QQ,我慌的一B,赶紧下线了我的QQ,后来去黑网吧也不敢登QQ。

后来家里给我置了一台电脑,没再去黑网吧了,玩了大约一年多网络游戏,就对游戏不再感兴趣了,想起那说到我QQ那人的口中的盗号技术,我就上网百度找到了如何盗取别人QQ号的技术,当时学了一个语言 – 易语言,我就用那个玩意制作了一个木马,绑定在图片上,只要运行了那伪装过的木马程序,就会运行我准备超仿真的QQ登录框,既然是仿真那肯定是假的,别人输入QQ和密码后,回车即把QQ和密码发送到我的邮箱里面,然后自动闪退假的登录框触发真实的QQ程序登录框,我把这玩意在同学间传播,很多人因此中招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~

易语言制作的盗号程序。

现在也不盗别人的QQ了, QQ也几乎被手机上的微信代替了,只是单纯工作上收发下文件,QQ空间、QQ邮箱能注销的也注销了。

QQ的美好回忆,伴随在我的青春时代,在我的记忆中里永存。

  1. 我打算把我6位的QQ号传给我的儿子,啊哈哈哈

  2. 软件盗号还是没网站盗号好玩

  3. 回不去那个挂太阳的年代了。

留言